傅達仁安樂死有感 你的300萬準備好了嗎?

傅達仁安樂死有感 你的300萬準備好了嗎?

傅達仁安樂死有感 你的300萬準備好了嗎?

這不是一篇要提醒大家理財要趁早的文章分享,而是身為半百小資族對於「安樂死」這件事情的一點淺見。隨著醫療的進步與廉價的健保制度,台灣人的平均壽命一直在延長,但這到底是有意義的生命延長還是痛苦的延伸?造物主在造人時應該是有設定身體的使用年限吧!所以年過半百之後開始覺得身體的零件越來越容易壞,有些零件有錢還換不到。

很多人期許自己能夠優雅地老去,但如果最後風燭殘年時要躺在病榻上,即使想優雅恐怕也不容易做到吧!我覺得傅達仁先生有符合「優雅地老去」這一個嚴苛的標準,年輕時的他充滿活力,抱著殘弱的病體出現在螢光幕前時仍是溫文儒雅的樣貌。若我們連優雅地老去都很難做到,那更別談什麼優雅地死去了,年紀漸長之後超羨慕那些可以在睡夢中死去的長者,那應該是人世間最大的福報吧!

傅達仁安樂死有感 你的300萬準備好了嗎?

求死這件事情不管在宗教或道德上都是不被允許的,所以對於安樂死的立法即使是先進國家也不見得全面開放,但至少透過傅達仁先生大張旗鼓的「宣傳」,讓我們得以對安樂死有了一些認識,也知道至少國外是有機構可以幫忙的,但代價當然是昂貴的,據他自己說法是兩趟瑞士行共花了300萬台幣,所以如果台灣的立法在將來還是無法實現的話,那大家可能在準備退休金之餘還要多準備這300萬求得好死的費用。我認為台灣很難立法通過這種挑戰傳統、宗教和道德的法律,不然就是會立一個四不像或是很難執行的法案。

其實安樂死的議題不是這幾年才被提出來討論的,記得30多年前我在專科學校參加辯論比賽時就常有「安樂死是否該合法化」這樣的題目出現,當時10來歲的我們哪知道什麼生命末期病人過著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日子會有多痛苦,如果抽到反對的一方,最常用的辯詞大概就是「好死不如賴活著」、「螻蟻尚且愛惜生命,更何況是身為萬物之靈的我們呢?」現在想想真是沒有同理心,但如今30多年過去了,也親眼目睹不少親人或朋友的切身之痛,但當時的辯論題目到現在似乎永遠只是個寫在黑板上的議題,30多年來我從青春美少女變成了大嬸,眼看就恐怕有一天要用到這個法案了,但好像沒什麼人想積極去立法。

當我們在討論廢除死刑、同性戀合法化的同時,這個關乎人權的安樂死是否也該列入討論?死刑和同性戀不見得會發生在每個人的身上,但生重病無法醫治可是人人都有機會的!在法案還見不到影子之前,大家還是先存好這300萬比較實在!沒想到求得好死這件事情最後還是得靠財富來達成。

對傅達仁先生選擇的單位 瑞士尊嚴機構 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他們的官網了解一下:Dignitas

對退休生活的安排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這篇:《退休生活的日常 退休生活該如何安排?》

也想提早退休的朋友可以閱讀這篇: 《如何才能提早退休? 其實退休不止是錢的問題!》





臉書留言

歡迎留言

你的Email信箱不會被公開


*